【交换】(1-2)作者:MRnobody
字数:8735


                 一

  琪琪餐厅。

  打量着这家和自己名字相同的餐厅的招牌,卓雪琪犹豫了很久。今天早上出门太过匆忙,没有准备午餐,只能在公司附近将就。她不喜外食,虽然这家餐厅已经开了几年,自己也无数次从它门口路过,但从来没有兴起过进去尝一尝的念头。

  就这里吧。也没有什么其它好的选择,确定了卫生环境还不错后,她推门而入。

  一进餐厅,卓雪琪便吸引了大片目光。在一家外企上班,公司员工超过两百,其中女性就有一百五十左右。公司对女职员的形象气质要求很高,一百五十人几乎个个都是美女,而卓雪琪是其中最拔尖的一个。170的身高,34C、22、33的三围,长及腰部的乌黑直发,弯如柳叶的修长细眉,灿若星辰的剪水双瞳,白若冬雪的冰肌玉肤,琼瑶秀鼻、绛唇映日,眼角一点朱砂痣映缀,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内里是白色衬衫与肉色裤袜,脚踩白色高跟鱼嘴鞋,酥胸高耸、圆臀挺翘,双腿修长挺拔,餐厅中几乎每一个男士在看到这位惊为天人的绝世OL时,都禁不住楞在当场、魂飞天外。

  四下环顾,这里的生意很好,只有靠窗的地方还有一张空桌,卓雪琪款款走过去坐下,点了一碗小面,便望着窗外发呆。她是重庆人,从小便喜欢这道家乡小食,尤其是父亲亲自下厨调配的小面自己更是天天吃也不会腻。只是,自举家搬出后,吃到小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没想到这家餐厅竟有不少重庆小吃,倒算是个惊喜的发现。

  从窗户看过去,刚好能望到公司所在的写字楼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不少熟悉面孔。这些面孔自己经常见到,但没有几个是说过话的。不了解卓雪琪的人,在看到她时的第一印象往往都是冷艳、冰山美人这一类,但真正经常与她接触的人都知道,这个年仅25岁的女性十分的孤僻,对谁都不假辞色,一年到头也笑不了几次,没有朋友,没有闺蜜,任何时候都是孑然一身。因为这种性格,雪琪得罪过不少同事和上司,尤其是那些对她有非分之想的,都被她以极端的手段拒绝。

  刚进公司时,当时的部门经理王亮对她并不了解,当她只是气质高冷,但本质上与其她可以任由自己揩油的女职员也没什么区别,因此在巡视时用禄山之爪在雪琪俏脸上摸了一下。然后,就是一杯滚烫咖啡当头浇下,烫的王亮如杀猪般嘶嚎翻滚。主管公司中国区的董事是位欧洲女性,对女权十分重视,对此事的处理结果,就是公司严加追查,最后查出王亮贪污项目资金的犯罪行为,将之交付于司法。从此以后再没有登徒子敢企图染指卓雪琪。

  对好色之徒如此,对那些潜心追求的青年才俊也好不到哪里去。曾有公司内的小开模仿电视剧情节当众跪地捧花告白,那小开条件十分优秀,年少多金,才高形俊,在他人看来该是与雪琪天生一对。围观的同事们虽然嫉妒,但也应景地鼓掌喝彩,怂恿着雪琪答应。但卓雪琪所做的却是伸手接过那束火红的玫瑰,在众目睽睽下转身便丢进了垃圾桶,然后便一言不发地离去,令气氛十分尴尬。
  生活不是言情剧,形貌再出色的女生,若性格有问题,时间久了也会无人问津。卓雪琪便是最好的例子,入公司两年,将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几乎得罪了一遍,第一美女沦落到独身在小饭馆里吃面也便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小面很快被端上桌,雪琪拿起筷子拌匀,优雅地尝了一小口,与父亲手艺极度相近的味道让她耸然动容。多年未曾品尝过这番美味,心里竟有点唏嘘感,仿佛看到童年时自己扒着厨房门框流着口水,期盼地望着热气腾腾的煮面锅的样子。那时父亲的背影,形若高山,每次趴在那张宽阔的背上,自己都能感受到将一生一世被保护的安全感。天真无知的年纪,真是幸福的令人嫉妒啊……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一个好听的男声将雪琪的思绪打断,她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阳光帅气又温文尔雅的青年男子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环顾四周,并没有其它空桌,雪琪只得点头表示答允。

  「谢谢。」礼貌地道谢后,男子斯文地落座,也点了一份小面,然后便一眼不眨地盯着小口吃面的雪琪不放。

  十分唐突的行为,早已习惯受人注目的雪琪虽然不喜,但也没有发作。只要他别不识相地与自己搭讪就好。

  「小姐是一个人吃饭吗?」不从人愿,这男子不但不识相,而且搭讪方式老土又愚蠢,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佳人任何回应。

  「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坐在这里,就是这张桌子。」不以为忤,男子笑着展开新的攻势,「今天你不小心占据了我的位置,是否说明,是缘分将我们凑在了一起呢?」

  「小姐,请问这位先生是否每天坐在这里?」

  「对不起,完全没有印象。」

  料不到雪琪会真的向服务员求证,男子尴尬地挠了挠头。但敢于当众搭讪的人一边脸皮都厚,一次不成,前赴后继。

  「十年修得同船渡。虽然古人未曾说过几年才能修得同桌共餐,但想来也是需要一点时日的。为了不浪费前世的时光,我们总该交个朋友。你好,我叫陆回。」
  友好伸出的手不出意外地落空,卓雪琪将餐费放在桌上,在看热闹的食客们哄堂大笑中翩然离去。陆回缩回手摸摸鼻子,饶是脸皮再厚,这次也是面红耳赤了。

  「还真是失败呢。」苦笑着摇摇头,也将钱放在桌面,连饭都还没吃,陆回起身离开。

  季末的工作总是十分繁忙,一大堆财会报表将雪琪拖到夜幕降临才走出公司。正是高峰期,此刻的公车必定十分拥挤。虽然步行要一个小时,但并不急着回到那个家中,她决定走路回去。

  「嗨,美女,我们又见面了!」一个男人从后面大步赶上,与自己并肩而行。正是那个名字十分奇怪的陆回。

  没有理他,雪琪径自加快脚步。但穿着高跟鞋的女子步伐哪里比得上这个高大男人,陆回就像个牛皮糖一样始终黏在她身边无法甩脱。

  「想不到美女你也是走路回家啊。这会的公交车啊,真的是能挤死人,像你这样的美人儿还是不要上去的好。走路多好啊,环保又健康……小姐你家住在哪里啊?我住在恒悦小区。」与斯文外表完全不符,陆回根本就是个话唠。卓雪琪忍受着一路的喋喋不休,只想赶快与他分道扬镳。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竟与自己住在同一小区,她心里暗暗叫苦,偷偷打量着附近有没有执勤的警察能帮自己把这烦人的苍蝇赶走。

  没有,连交警都已经下班了。注定无法躲避一小时被骚扰的命运,雪琪干脆戴起耳机听起音乐,任他一边走路一边手舞足蹈,自己耳不听心不烦。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在经过那条漆黑的小巷时,雪琪停下了脚步,陆回也立刻跟着停了下来。她知道从这里穿过,有一条快速到家的捷径,那是小时候母亲带她走过的路。要不要进去呢?踟蹰很久,连陆回都不耐烦地伸出手在她面前挥了挥,看她是不是走着走着忽然穿越了。

  还是算了,忍一忍就到家了。摇摇头,雪琪继续前行,陆回当然也亦步亦趋地跟着。

  「哇,美女,我们竟然是邻居啊!」果然,当看到雪琪举步踏入小区大门,陆回立刻兴奋地大叫。

  「我住四号楼,美女你住几号?」还好,他不是和自己一栋楼。庆幸地想着,雪琪依旧不予理睬,快步走向自己住的二号楼。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已经过了二号楼和四号楼的分岔路,陆回还是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雪琪终于忍无可忍。

  「呵呵,咱们小区的保安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咱俩在这打一架他们也未必会管的。」恒悦不是什么高档小区,物业员工大都是城中村拆迁以后留下的原住户,有名的只拿钱不干事。看来陆回已经在此住了不短时间,只是早出晚归的自己从未遇见过他。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心知他说的是事实,雪琪只好无奈问道。

  「名字,嘿嘿,美女只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立刻就走。」腆着脸谄媚地笑着,卓雪琪都想不通这样英俊的一个男人怎么会生出如此不知廉耻的性格。从包里掏出一瓶防狼喷雾在他面前晃了晃,做出一副「有种你就跟上来」

  的表情,雪琪转身向楼门走去。受到威胁的陆回果然没有继续尾随,只是目送着倩影进入楼道,看着灯光一层层地亮起。

  「唉,真是难搞的丫头……」叹了口气,陆回踱着步走出小区,进入了对面的一家旅社……

  推开门走进家里,屋里黑漆漆一片,一如这个家给她的感觉,阴暗、冰冷。看来父亲已经睡了,打开灯,换下高跟鞋,揉了揉因长时间走路而酸痛的脚掌,雪琪发现餐桌上空荡荡的,并没有父亲一如往常留下的饭菜。

  也好,省的我倒掉……冷笑了一下,她回卧室换上家居服,走进厨房为自己烹饪晚餐。

  填饱肚子,洗漱完毕,疲惫的一天终于结束。反锁了卧室门,没有关灯,雪琪侧躺在床上,望着床头柜上摆放的那张照片,那时的自己还留着短发,像个假小子一样,被慈祥的母亲在背后拥抱,脸上带着甜蜜地微笑。

  已经有多久,没有露出过那样的笑容了呢?

  「妈妈……」轻声呢喃着,雪琪闭上了眼睛。只有这张照片陪着的的时候,她才能平静下来进入梦乡,感受着母亲陪伴在身边,帮助她抵御那滚滚而来的噩梦般的记忆……

  「嘿!一天遇见两次还可以说是巧合,两天遇见三次就只能是缘分了,雪琪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正在站台等公车,忽然一个虽然悦耳但是讨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必说,自然是牛皮糖陆回。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皱着眉头,雪琪满脸的怀疑和敌意。

  「嗨,买包好烟,保安就帮我在住户名册上查了,简单得很。」他回答的轻描淡写,雪琪却在想着自己真的该另租个房子了。

  公车缓缓开进站台,人群如潮水般涌向车门。雪琪皱了皱眉,早晨的时间很紧,自己不可能走路去上班,只能忍一忍了。

  跟随着人流一点点挪动,雪琪咬紧牙关。每一次这样挤公交的时候,都会有人在背后趁机揩油,当自己回头怒视,却无法在一个个若无其事的表情中找出元凶,长此以往,也只能默默忍受。

  只是今天有所不同,并没有预料之中的咸猪手落在自己身上。回过头,她惊讶地发现陆回正跟在自己身后,双臂大大张开,将人群都堵在自己张设的保护圈外。看到雪琪回头,英俊的脸上立刻绽放出灿烂的笑意。

  心里有点暖,但冷漠惯了的雪琪并未多作表示,只是踏上了车门的台阶。滴!滴!公交卡连刷了两次,算是对身后男人的回报。

  「雪琪,谢谢你!」毫不理会周边奇怪的目光,陆回仿佛受到上天恩赐般大声道谢。刚刚引起众怒的行为遭到报应,汹涌的人潮把他推到了一边,当他在车门即将关闭时才狼狈挤上车的时候,雪琪已经被人流推搡着挤到了车尾。

  拥挤的车厢如沙丁鱼罐头般水泄不通,弥漫着韭菜包子和茶叶蛋混合起来的怪味。雪琪皱着眉头,将防狼喷雾紧紧握在手中。如今的社会公交色狼猖獗,像她这样出众的女性是最理想的下手目标,凭借着这瓶喷雾,自己躲过不少次轻薄之危。

  一个披着风衣、戴着鸭舌帽,压低帽檐遮住半张脸的男人穿过重重人墙站在了自己身后,雪琪的警觉心立刻提了起来,太过标准的色狼装扮让她认定这个男人一定会伺机非礼自己,而如果他敢那样做,自己一定会让他饱尝教训!

  一股刺鼻的酒气袭来,没想到大清早也会有人贪杯的雪琪被熏得想吐,更加不敢对这个醉汉掉以轻心。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色狼,伴随着汽车的颠簸,他的手从风衣里伸出,不着痕迹地将一把水果刀抵在了自己小腹上。

  「又见面了,雪琪!」饱含着浓重酒味的灼热气息喷在自己颈项上,卓雪琪的心却异常的冰冷——这个声音她还记得。

  王亮!!!

                 二

  王亮此刻的心情很激动,很兴奋。

  原本自己是外企的部门经理,肥缺在手,年轻有为,风光无限,公司的女员工们一个个对自己眼波流转,恨不得投怀送抱。每天有大把的钞票可捞,每天有无数美女的便宜可占,日子如神仙般快活。可是一切的一切,都被那个刚进入公司的小娘们毁了!性骚扰与经济案件缠身而入狱,短短几日,自己就在业内臭名昭着,出狱后投出的简历一封封泥牛入海,国外的妻子也在自己服刑期间带着孩子改嫁,如同天堂掉进地狱般的生活让自己发疯的想要报复。好不容易找到以前关系还算不错的同事,调来了卓雪琪的人事档案,弄清了她的住址,喝了一夜酒的自己一大早便守在恒悦的门口,等待着复仇的机会。

  他的计划不是对卓雪琪非礼一番就了事。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他并不在意重新身陷囹圄,所以今天,王亮不仅打算扮演公车之狼玩弄她,更是要扒光她的衣服,当众将她强暴,让她也体会到自己在众目睽睽下羞耻欲死的感觉!现在,水果刀已经抵在她小腹上,猎物正害怕的浑身颤抖,复仇的果实已经成熟,就等着自己采摘了……

  王亮的手抚摸上了纤细的腰肢,一点点地在黑色套装上攀爬,靠近那高耸的饱满酥胸……就在这时,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了自己的咽喉上。抬起头,一张帅气的脸正对着自己,目光如刀子般透过眼睛直射入心脏,毫不掩饰地透露着「不想死就滚」的威胁。

  王亮怂了。他本就是怂人一个,不然也不会借着酒劲才敢前来报复。此刻死亡的威胁就在眼前,刚刚还觉得毫不留恋的世界忽然间变得无比宝贵,比起复仇,他更加爱惜自己的生命。水果刀悄悄的撤回,王亮灰溜溜地挤到了一边。陆回满意地收起匕首,准备向佳人邀功。

  「呲!!!」虽然不知道王亮为何忽然撤手,但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完全没搞清楚身后状况的卓雪琪猛然转身,防狼喷雾的按钮被死死按下,伴随着凄厉的惨叫,陆回捂着眼睛倒在地上……

  「那个……真是对不起啊……」坐在医院走廊,卓雪琪诚挚地把这辈子说过的最多的对不起再次承上。

  「没事……能让雪琪小姐对我说这么多的话,被喷一下也值了。」虽然表现得很大度,但红肿着眼睛不住流泪的陆回看起来更像个满嘴抱怨的小媳妇,滑稽的样子让卓雪琪忍俊不禁笑出声。

  「雪琪……你竟然会笑诶……」雪琪的嫣然巧笑让陆回呆若木鸡,但佳人的笑颜只是昙花一放,在听到他的话后立刻恢复古井无波的脸色。

  「唉……真是座大冰山……」小声叹息嘟哝着,陆回又抹了一把泪。

  不是没听到他的话,不是对他不感激,只是卓雪琪早已习惯了对周遭不闻不问,习惯了不被打搅的孑然一身的生活。由于过往的记忆,她对男人有着强烈的排斥感,也并无意去消弭这种感觉。陆回的出现像是一枚打破平静湖面的石子,虽然外表看起来与其他想要一亲芳泽的男人没什么两样,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升起那种自然而来的厌恶感,这也许与他阳光般的温暖气质有关。但这并不足以左右雪琪的心境,此生不打算与任何男人产生瓜葛的她对陆回也如对其他男人一样不理不睬,想要让他知难而退。对这样优秀的男人来讲,自己并不是个好的选择。可是王亮在这个关口忽如其来的出现,仿佛上苍的有意安排一样,两个偶遇的人并没有渐行渐远,反而被无形的命运之手越拉越近,这样对自己来说究竟是好还是不好,雪琪也不清楚,但既然已经决定就这样生活下去,又何必为自己的人生再添波澜呢?

  「十二号患者陆回,请到三号诊室。」终于被叫到名字,早已不堪折磨的陆回兔子般跳起奔进诊室。用药水将眼睛清洗干净,仿佛重获新生一样,他心情愉快地在走廊中四处张望,却发现芳踪已杳,佳人不在。

  「有没有搞错啊?这样我不是白白被喷了吗?」难掩沮丧,依然红肿着双眼的陆回懊恼地离开了医院。

  反正翘半天班也是翘,翘一天也是翘,雪琪索性直接回到家中。

  没人在家,屋子空荡荡的。住的房子临街,一早上没关窗户,家具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灰尘。以往都是由父亲在家打扫,既然今天无事,雪琪便换上衣服清扫起来。

  很久不曾进入过父亲的卧室,这间屋子的布置一如当年,简单、陈旧。床头柜上摆着和自己那张一模一样的照片,这是自己和母亲一起拍摄的最后一张相片。有关于家庭的所有温暖记忆都在那天晚上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刻骨的恨!
  直到傍晚,父亲还是没有回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过,但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习惯消失的人无论多么真诚地忏悔,总有一天也还是会消失的吧。准备好一个人晚餐的雪琪将饭菜端上桌,打开餐桌抽屉想要拿纸巾的时候她愣住了。一个信封静静躺在抽屉里,那是昨晚她留下的下月的生活费。

  每个月末,雪琪将钞票装入信封放进抽屉,次日父亲就会将其收起,这是多年来父女之间形成的默契,从来没有例外的时候。

  看来他是连这个家也不想回了吗?意识到父亲昨夜一夜未归,雪琪稍稍惊愕了一下,便合上抽屉,没有再在意这件事。

  惦记着小面的味道,中午,雪琪又来到了琪琪餐厅。仍然只有那张桌子空着,靠窗坐下,仍旧点的是一碗小面,她开始揉捏着酸痛的小手。翘班一天的代价是被罚给大堆的工作,人缘不好的自己,多的是人等着趁机恶整,这也算是自食其果了。不过她并不在意忙碌和辛苦,只要能安安静静活着便心满意足。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不可以。」

  偏偏连安静生活的小小心愿都无法满足,雪琪头也不抬地拒绝了无处不在的陆回。

  「谢谢。」根本不在意对方回答的是什么,径自拉开椅子坐下,陆回的眼睛已经消肿,笑脸一如往常的灿烂。

  「昨天你一个人偷偷溜走,害我在医院找了半天呢。」

  该说的对不起昨天已经说完,雪琪没再理他。

  「真是伤脑筋……」陆回摸摸头,「上次你已经害我在这里丢脸,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好歹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你自找的。」虽然是不客气的回答,但能让佳人出声也算是成就了。
  「不要这么冷淡嘛,好歹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没有说话,自信昨天自己也可以解围的雪琪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这样吧,赏脸陪我吃顿饭好不好?」全然不在意对面的冷漠应对,陆回穷追不舍。

  「想吃什么请点,我来付钱。」第二句话终于给逼了出来。

  「不是这顿啦!」沮丧地拍着额头,陆回说道,「找个好地方,像约会一样的吃顿饭,如何?」

  一言不发,雪琪直接留下餐费离去,哄堂大笑再次响起。

  「唉,我这张老脸啊……不过,今天说了两句话,嗯……可喜可贺!」十分容易满足,陆回也紧跟着离开。

  「我说,你天天下班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家单独回去不害怕么?我做你的护花使者好不好?」又是熬到夜幕降临才下班,一出大楼,陆回就紧贴上来。
  「这么晚了,我请你去吃个宵夜吧!我知道还有一家小面也很好吃哦。」
  「你看,对面有新开一家影院,还在开业酬宾诶,要不要进去看一场?」
  尽管雪琪始终没有回应,但丝毫不能挫伤陆回谄媚的热情,各式各样的邀约不绝于耳,自然都被佳人过滤掉。

  「陆回,你听我说。」毕竟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雪琪觉得有必要将话说明白,于是在路口忽然停下脚步。

  「啊呀!」一直快步跟上雪琪步伐的陆回差点直冲到马路上,好不容易刹住,听到佳人有话要说,立刻像只小狗垂手而立,洗耳恭听。

  第二次被他逗笑,雪琪对将要出口的话有点不忍,但仍是正起神色道:「陆回。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很抱歉,我无法给你。对你的心意我很感激,你很好,不过我们并不合适。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不想要任何人来打搅,所以请你放手吧。人没有权利伤害别人,请在我伤害你之前离开吧。」

  「不,你不知道。」难得的,陆回也严肃起来,「雪琪,你什么也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冷漠,但是没有人会好端端的变成你这个样子,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你一定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所以才会披上这么坚硬的外壳。你说得对,人没有权利伤害别人,但是,人又有什么权利伤害自己呢?」
  看到他坚毅的神色,不擅长篇大论的雪琪只得扭头离去。反正已经将话说清楚,剩下的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你看,刚才咱俩也算是交过心了,不如趁热打铁,找个地方谈谈人生聊聊理想啊!」不知道怎么能将情绪转变的那么快,陆回再次快步跟上,同时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本色。对此,卓雪琪也只能摇头叹息了。

  父亲还是没有回家。

  对于这些年的他来说,这已经是很反常的行为。多年来,雪琪第一次拨打了他的电话。

  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知道关机,便应该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也许他是故意躲避自己呢?虽然仍有一丝忐忑,但对父亲的怨恨让她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担心。

  可是,一连五天,父亲都没有回来,手机也从来没有开启过。他失踪了。
  雪琪报了案,但并没有什么帮助。小区的监控能正常工作的没有几个,根本没有二号楼附近的画面,这些年他停了生意赋闲在家,也没什么朋友,无从打听。
  他会不会死了?

  忽如其来的想法紧紧握住了心脏,雪琪连呼吸都不能顺畅。虽然曾无数次诅咒他彻底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中,可是,当真的遇到这样的可能性,浓浓的血缘羁绊仍是让她痛苦的不能自已。

  「别担心,法律上规定失踪两年才能宣布死亡,叔叔才走了五天,出意外的几率是非常非常小的。也许只是把手机丢了,人又被什么事情绊住没法回来呢。」在旁安慰的是陆回,始终跟随着雪琪的他这几天不遗余力的帮忙,而情绪不稳定,又手忙脚乱的雪琪也确实需要有个人在身边,因此也没有再开口将他从身边赶走。
  人找不到,暂时也没有其他办法,生活还得继续。已经告假一星期的雪琪重新走进写字楼。一路猜测着不知道会有多少工作在等着自己。

  出乎意料的,办公桌上没有凌乱的报表,没有成堆的文件,只有一张卡片。
  雪琪,加油,我们会支持你!

  下面凌乱地签着很多名字,有同部门的同事,也有自己对不上号的其他部门的人,甚至总裁Moria的名字也在上面。

  雪琪知道自己的性格有多讨人厌,也知道自己在无意间曾令多少人难堪过。一直以来只是把公司、部门当做养家糊口必须要来的地方,不打算与任何人有所交集,她也并不指望那些看过自己脸色的同事们对自己有多友善,甚至自己每一天都在暗自准备着,以应付他们的刁难使绊。这次父亲失踪,他也只是再请假的时候向人事经理提了一下,并无意寻求支持和帮助,没有想到他们会以德报怨,主动的来安慰自己。

  有一点想哭的冲动,默默地将卡片收进抽屉,面无表情地向外走去。有人在悄悄的叹息,这个孤僻女孩的心房终究是难以敲开吗?正当大家以为雪琪会再一次决然离开的时候,那道走到门口的倩影却忽然转过身来,深深地弯下腰去。
  「谢谢大家了!」